江进祥事件

编辑:水泵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3 19:31:47
编辑 锁定
江进祥事件是指网上所传内容的、福建省龙岩市城建监察支队科员江进祥9年没有在单位上过一天班却照样领工资的事件。以致于江进祥被网友冠以“中国最牛公务员”的称号。
中文名
江进祥事件
外文名
Jiang Jinxiang event
主    角
江进祥
概    要
9年没有上一天班却照样领工资

江进祥事件定义

编辑
江进祥事件[1]  (Jiang Jinxiang event; Jiang Jinxiang events)是指网上所传内容的、福建省龙岩市城建监察支队科员江进祥9年没有在单位上过一天班却照样领工资的事件。以致于江进祥被网友冠以“中国最牛公务员”的称号。

江进祥事件概要

编辑
江进祥是龙岩市城建监察支队科员,该支队是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2] 
2003年10月,支队接到市人事局介绍信,介绍该同志到支队工作,并要求支队人事科办理相关手续。
2008年1月,市城建监察支队获准参照公务员管理,江进祥参加了市人事局组织的参公培训并通过考试,取得登记资格。但迄今为止,江进祥没有到支队报到,从未上过一天班。除财政核发的工资外,江进祥不享有包括职工体检等一切待遇。
南方网记者采访证实网上所传内容基本属实。但出乎意料的是,“中国最牛公务员”江进祥辩称,自己长期不上班,是因为在原单位龙岩市人大常委会工作期间,因反映问题开罪了地方权势集团而被“无限期停职检查”,至今没有恢复工作。

江进祥事件详情

编辑
“江进祥是从哪里调来的?为什么没有报到,却有工资?为什么9年来,城建监察支队的上级单位建设局、人事局、市政府都没有人去过问?里面隐藏什么秘密和腐败?”
最先曝光此事的网帖提出了四个疑问。随着事态的发展,秘密正在一步步向公众展开。
就目前各媒体所披露的而论,基本事实并无歧义。
2002年4月,原为龙岩市人大常委会城建环保委秘书科科长的江进祥,在担任市人大第二届一次会议秘书处信访组工作人员期间,向参加大会的人大代表散发一份题为《谁来查处这一豆腐渣工程》的文字材料,反映市政工程地下涵管存在的严重质量问题。当年5月,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对江进祥作出停职检查决定。
2003年5月,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给予江进祥行政撤销科级职级的处分。江进祥不服提出申诉,2003年7月,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对江进祥的申诉进行了复核,决定维持行政撤销科级职级处分的决定。随后,江进祥被调到市城建监察支队工作。

江进祥事件事件真相

编辑
江进祥,曾是上世纪70年代的农民、军人,80年代的大学生、中学老师,90年代的公务员、曾当过科长,父母都是农民,且年老多病,家中还有一个智障的妹妹,老家在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县湖坑镇实佳村。而仅因为反映龙岩市人大代表视察中心城市时发现的质量问题,企图挽回人民的100多万元的损失,开罪了地方权势集团,从此开始了非常人能想象的漫无尽头的停职检查:从2002年5月16日被龙岩市人大党组停职检查起,已10年了,由于拒不检查,至今没有恢复工作。至于何时被调入龙岩市城建监察支队,本人都不知道,更没有收到任何通知。

江进祥事件评说

编辑
出现歧异的只是双方对一些具体行为性质的认定。向参加人代会的代表们散发材料,在江进祥本人看来完全是揭露腐败、挽救国家财产损失的正义之举,而龙岩市官方则认定,作为大会工作人员,向人大代表“散发个人材料”,“其行为构成违纪”,定性既已各异,以下事态演变,双方自然各持一端:龙岩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对江进祥相继给予停职检查、撤销科级职级乃至调离等处罚,于主体而言无疑是为了严肃纪律,而在客体眼里,则纯粹是“打击报复”,因此更要竭力抗争,一方面坚持申诉上访,另一方面拒不报到上班……
无论如何,一个公务员九年不上班照旧发工资,在以科层次管理著称的公务员系统中,其荒诞性是显而易见的。这似乎证明,即使是仰仗多如牛毛的条文建立的公务员管理体系,一不小心就可能捅出天大的漏洞。而本次事件的特异之点在于,对于这个漏洞,其实各方都心知肚明。对此龙岩市建设局局长的一番话甚为明快,“支队考虑到江进祥对人大常委会处理意见不服,还在不断申诉”,“从以人为本、缓和矛盾角度出发,还是发放基本工资。”事件的本质于此呼之欲出:江进祥九年不上班照领工资,并不如最初网民们想像的那样因为背后靠特权撑腰,而只是龙岩官方和江进祥本人一个妥协的结果。那么公众一些顺理成章的疑惑就诞生了:龙岩官方为什么要对江进祥妥协?前者以九年不上班仍然照发工资为条件,又准备在江进祥那里换来什么?双方的矛盾一望即知,但九年不上班照发工资这种局面,究竟是为了“缓和矛盾”,还是为了掩盖矛盾?如果是掩盖矛盾,其目的又是什么?
在事件被披露以后,龙岩官方表示,主管部门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同时要求江进祥到支队上班,“如果其继续不上班,将按照有关法规政策严肃处理。”这样的善后当然是必要的,但离彻底澄清还有很大差距,因为它没有回到事件的源头。整个事件的源头就是江进祥当年所反映的问题,要彻底澄清必须回到这个源头。任何公民都可以向人大代表反映问题,仅仅因为江进祥人大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就认定其向人大代表反映问题“构成违纪”于法无据,如果因此忽略了对所反映问题的核查和处理,那更是错上加错。江进祥在等待一个结果,公众也在等待一个结果。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 现代史 当代历史事件 历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