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娘娘寨遗址

编辑:水泵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2 03:50:3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娘娘寨遗址是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04年8月份配合国家重点工程南水北调文物点调查复核时新发现的西周至战国时期的古城址。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当时对其进行了试掘,发现该遗址文化层堆积较厚,为1-5米,保存有两周时期夯土城墙。娘娘寨遗址位于郑州市荥阳市豫龙镇寨杨村西北。遗址西北索河环绕而过,南部为龙泉寺冲沟。遗址现仍保留一个高出周围地表约4米、250米见方的台地,该台地隔河与前袁垌、寨河而望,传说为北朝时一个叫武威娘娘的军寨,娘娘寨因此得名。寨墙基本上保存较好,部分墙体经过夯打,夯层明显。在夯层中见到有大量两周时期的陶片,断面暴露有墓葬、灰坑等遗迹现象。
中文名称
荥阳娘娘寨遗址
地理位置
郑州市
著名景点
龙泉寺
时    间
2004年8月

目录

荥阳娘娘寨遗址遗址简介

编辑
娘娘寨遗址夯土墙体 由内城和外郭城两部分组成。内城平面近方形,西周时期兴建,东周时期修补,其中部发现有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的夯土建筑群基址。外城平面为长方形,城垣东西长1200米,南北宽850米,面积102万平方米,始建于春秋时期,战国末期废弃。娘娘寨遗址的发现,是郑州地区乃至整个河南西周城址考古的重大突破,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该地区西周文化遗存几近空白的缺憾。发掘为西周时期城市布局、筑造方法、设防功能等提供了新的研究材料。同时对寻找两周之际发生的郑桓公东迁其民于虢、郐间提供了重大线索。该项目入选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1] 荥阳娘娘寨遗址 - 发掘 2004年底至2005年初,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其进行了初步考古调查及钻探,当时调查遗址范围为南北长约1000米,东西宽约500米,总面积逾50万平方米,南水北调干渠占压10万平方米。同时,经钻探发现该城址外有一宽近50米的护城河,该护城河最深处达8米,加上城址土台高度可达12米,绕城址一周。娘娘寨遗址是一个有重大考古价值的古城址,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意义。因其文化层堆积较厚,南水北调干渠占压面积较大,文化内涵重要,被列入南水北调干渠先期发掘的文物点之一。2008年6月以来,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对娘娘寨遗址城墙、夯土基址等进行重点解剖的同时,组织数十位探工对娘娘寨遗址进行了详细的勘探。经勘探娘娘寨遗址发现有外城墙和护城河,城址总面积近100万平方米。内城内发现有城门、夯土基址、道路、陶窑等作坊遗迹等。目前,发掘勘探工作仍在继续进行。2005年至今,娘娘寨遗址已发掘面积近15000平方米,考古发掘取得重要收获。目前共清理各类遗迹1600多个,遗迹主要有城墙、城门、房址、夯土基址、墓葬、道路、排水设施、陶窑、灰坑、水井、灰沟、土灶等。出土遗物多为陶器,还有石器、骨器、蚌器、小型铜玉器以及鹿角等许多动物骨骼等。 荥阳娘娘寨遗址 - 遗迹 外城墙、外城壕娘娘寨遗址发掘伊始,便认为其存在外城,但一直没有发现,2008年6月起,我们对娘娘寨遗址外围进行了大范围的勘探,经勘探,发现娘娘寨遗址外城墙。因娘娘寨遗址内城西、北部为索河,外城主要分布于内城的东、南部,外城东墙距内城东墙约700米,现存宽约7-9米;外城南墙距内城南墙约600米,现存宽度为2-8米不等;南墙往西进入龙泉寺冲沟和索河,东墙北与索河相接,这样,娘娘寨外城东南两面城墙和龙泉寺冲沟、索河一起形成封闭的城圈。勘探娘娘寨外城发现有外城壕,外城壕仅在南城墙外发现,宽约20米,深6米。因东墙外有一条宽40米的近代冲沟,城壕应被该冲沟破坏殆尽。此外,在南城墙内侧,发现有一条与城墙平行的道路,道路宽4-5米,残存长度为240米;另一条道路通往外城东墙中部,宽4-5米,残长210米。受现代建筑和农民取土影响,外城墙破坏较严重,外城门目前尚未发现。我们对外城东、南城墙分别做了解剖,发现两面城墙结构相同,均是先挖基槽再筑墙,基槽宽5约米,墙体出地表加宽。根据解剖,发现外城墙分两次修建,第二次修建是在第一次建筑的基础上进行加宽,解剖确认外城墙始建年代为春秋时期,战国时期对城墙进行扩建,外城在春秋、战国两个时期使用。内城墙、城门、内城壕娘娘寨遗址现保存有高出周围约4米的土台,该土台实为娘娘寨遗址的内城城垣,内城文化层保存较厚,分布有众多的遗迹,是该遗址的核心部位。内城目前尚保存有部分残城墙,东西两面城墙因取土破坏严重,南北两面城墙稍好。根据现有迹象可以看出内城平面为圆角方形,面积不大,约为8万平方米。我们对南北两面城墙分别做了解剖,经解剖,南北城墙墙体结构基本相同,夯土墙夯层明显,夯层厚8-10厘米,圜底夯窝非常清晰,不过南城墙上部破坏严重,仅残存墙基。北城墙从夯土的土质土色、包含物及夯筑结构看可以分为两个时期,北城墙下部被春秋早期的灰坑打破,下部城墙内的包含物均不晚于西周晚期,同时北城墙叠压有西周中晚期的遗迹。因此,我们判断内城墙年代上限为西周晚期,下限为春秋早期,结合城墙夯土自身的结构特点,内城墙始建年代应为西周晚期。北城墙上部为东周时期扩建的城墙。此外,经勘探,在内城四面城墙中部均发现有缺口,我们对西、南、北三面进行了解剖,在东城墙缺口处也做了一个剖面。根据解剖情况,可以确认缺口为内城城门所在。南城门宽4.5米,其上被晚期坑打破,周围尚分布有城门奠基石。城门与城内的南北向道路(L1)相通;在城门内侧发现有一组陶水管道,陶水管道口端较高,另一端通向一深井,根据陶水管道自身的结构分析,其功用为蓄水。北城墙缺口处为一唐宋时期的大灰坑,其位置正处于城内南北向道路的北端,此处应为内城北门。西城门保存较好,城门上部为唐宋时期的夯土,下部为城墙和城门缺口,西城门宽约4米,城门缺口处有两层路土,上层道路为城内东西向的道路(L2),下层道路(L3)为该城门最早使用的道路,路面上散存有西周晚期的陶片。西城门下压有西周中晚期的一条灰沟。在西城门内侧,为一直径约10米,深4米的圆形祭祀坑。东城门的结构和西城门结构相同。在娘娘寨遗址内城外有条宽48米的护城河,围绕内城一周。我们在西、南部做了两条解剖沟对其进行了解剖。解剖发现该护城河宽48米、深8米,两条解剖沟结构完全相同。该护城河上部坡度较缓,下部为一宽约4米、深约3米的陡直的河底。护城河内填土均为淤土层,包含物较少,上部淤土中可见东周时期遗物,底部淤土中包含物较少,为西周晚期器物残片以及动物骨骼等,护城河在两周时期均使用。夯土基址娘娘寨遗址目前共发现8处夯土基址,编号F2-9。其中F2、F3、F4、F5、F7、F8位于内城中部,这些夯土基址组成一组庞大的建筑群体。F6位于西城门内侧北部,F9位于内城东南部。夯土基址均破坏严重,均残存夯土台基部分,墙体多不复存在,部分建筑还存有柱洞残迹。夯土基址一般分上下两层,上部建筑时代多为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下层建筑破坏严重,仅残存根基部分,经解剖,下层建筑时代为西周晚期。东周时期的建筑均在西周时期建筑的基础上建筑而成。目前,娘娘寨城址所发现的夯土基址仍在进一步发掘中,其具体面貌有待于进一步揭露。道路娘娘寨遗址内城目前共发现3条道路,其中南北向道路1条,编号L1,L1两端通向南北城门,宽3-4米;东西向道路2条,编号L2、L3,L2、L3宽3-5米,L2部分叠压L3,这两条道路均通向东西城门。其中L1、L3为西周晚至春秋早期时的城内道路,L2为战国时期城内道路。灰坑 娘娘寨遗址发掘的灰坑极为丰富,目前共发掘灰坑1500多个,灰坑形状不一,有圆形、椭圆形、方形、不规则形等,其用途有生活垃圾坑、窖藏坑、祭祀坑等。其中H808为一祭祀坑,位于西城门内侧,圆形,直径约10米,深4米,壁近直略内收。坑内填有5具完整的马骨架、4个人骨架以及1具猪骨架。分两层埋葬,上层3匹马3个人,下层2匹马1个人。在祭祀坑东、北部,发现有建筑迹象(很多奠基石和大面积夯土面),应为建筑祭祀坑,该祭祀坑打破L3,时代为战国早期。此外,在夯土基址北部,发现并排有3个直径约5米、深4米的直壁平底的深坑,底部加固,坑壁有工具加工痕迹,底部出有粮食颗粒,推测应作粮仓用。墓葬娘娘寨遗址现发掘的墓葬较少,至目前,共发现墓葬33座。时代有西周墓和战国墓。其中西周晚期墓葬10座,其余均为战国墓。部分西周晚期墓出有随葬品。M9,位于IT0605中部,开口第④层下,打破生土。方向170度,宽1.4米,长2米,进深1.7米。仰身直肢葬,有棺有椁,有壁龛,壁龛内随葬有4件陶器,组合为鬲、豆、壶、盆(盂),为西周晚期。M11,位于IT0305西部,开口第④层下,打破生土。方向90度,宽1.2米,长1.9米。仰身直肢葬,有棺有椁,无壁龛,在其头部右侧随葬一陶罐。此外,M13出土有十余件小型西周晚期玉器。娘娘寨遗址所发掘的西周墓葬均有殉狗的腰坑,为商人葬俗,因此,墓葬族属为商遗民。水井娘娘寨遗址发现的水井较多,一般为圆形和方形,部分为长方形,水井一般深达10米,反映了当时人们掌握了非常先进的凿井技术。水井内壁均有两排对称的脚窝,底部为淤土,部分井内出有汲水用的陶罐以及溺水的动物残骸。陶窑娘娘寨遗址发现的陶窑较少,集中分布于内城东北部,有西周和战国时期之分。推测此处应为城址作坊区。娘娘寨遗址从目前发掘情况来看,其文化遗存大的分期可分为五期,即河南龙山文化晚期、二里头文化、西周、春秋、战国。其中河南龙山文化晚期遗存太少,不可再细分;二里头文化遗存发现较少,为二里头文化晚期。娘娘寨遗址西周文化地层被春秋战国时期的遗存破坏殆尽,基本不见,多以坑状和墓葬等单位遗迹为主,从所出遗物特征来看,传统的西周文化早、中、晚三期均有,器物组合为鬲、罐、豆、盆、簋、瓮等;其中西周早期遗存较少,遗物特征为早期偏晚;西周中晚期遗存相对较多。不过春秋战国时期的单位遗迹中大多发现有西周时期遗物,说明春秋战国时期人们在此活动太为频繁,将西周时期文化遗存扰乱,此次发掘发现有较多的铜箭镞,即说明当时此地经常发生战争。娘娘寨遗址发掘出土了大量的春秋战国时期陶器,为该时期文化分期提供了大量实物,从器物特征来看,可细分为春秋早、中、晚和战国早、中、晚几个时期。娘娘寨城址的发掘收获具有重要的意义。西周时期,郑州地区的封国林立,而目前能够确认的西周城址还没有一座,而娘娘寨城址的发掘,证明其为西周时期的古城址,娘娘寨城址应是在郑州地区发现的第一座西周城址,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 荥阳娘娘寨遗址 - 娘娘寨城址的性质 我们拟作以下探讨:娘娘寨城址目前能够确认为西周晚期城址,而在荥阳,能够确认分封于此的西周封国为东虢国,而东虢国为西周初年封,为文王弟虢仲所封地,而娘娘寨西周城址在年代上和规模上与之相去甚远,不应是东虢国故址。娘娘寨城址不是封国遗址,娘娘寨遗址早期城墙及下层建筑以西周晚及春秋早期为主。考两周之际发生于郑洛地区最为著名的事件就是郑桓公东迁,而桓公寄孥又是最为玄解之事。我们认为娘娘寨城址与郑桓公东迁之桓公寄孥有很大关系。《史记·郑世家》:“桓公友者,周厉王少子而宣王庶弟也。宣王立二十二年,友初封于郑。封三十三岁,百姓皆遍爱之。幽王以为司徒。……为司徒一岁,幽王以褒后故,王室治多邪,诸侯或畔之。于是桓公问太史伯曰:‘王室多故,予安逃死乎?’太史伯对曰:‘独洛之东土,河济之南可居。’公曰:‘何以?’对曰:‘地近虢郐,虢、郐之君贪而好利,百姓不附。今公为司徒,民皆爱公,公诚请居之,虢、郐之君见公方用事,轻分公地。公诚居之,虢、郐之民皆公之民也。’……,于是卒言王,东徙其民洛东,而虢、郐果献十邑,竟国之。”在郑桓公东迁中,《国语·郑语》载史伯讲:其济、洛、河、颖之间乎!是其子男之国,虢、郐为大,虢叔恃势,郐仲恃险,是皆有骄侈怠慢之心。因此,虢、郐不可能将自己的立国之地——国都献给郑桓公,也不可能将自己国都周围的城邑献出,而只能是将边境的城邑献出。可见为躲避幽王废太子宜臼后引发的申侯等与王室矛盾,郑桓公利用司徒掌控成周土地财政人民之职,巧取豪夺郐、东虢十小邑。在其东迁事件中,桓公寄孥是其在时局动乱中偷安求生存,谋国武长略的一大阴谋。娘娘寨遗址的发现与发掘为探寻这一段历史提供了重大线索。目前娘娘寨遗址在地理位置和时代上与郑桓公东迁其民之事相和,如推测无误,娘娘寨城址当为郑桓公东迁其民之寄孥地。果如此,娘娘寨城址对探讨东虢国始封地位置也具有重要价值。此外桓公寄孥之地在郐、东虢这两个子男小国的十个小邑上,规模不大,郑国建立后,由于郑处于晋楚秦等大国夹缝中,战乱频仍,其寄孥地作为军事重地延续时间应较长。娘娘寨城址在东周时期仍然沿用,这对探讨郑国经营东虢国旧地也具有重要的研究意义 [2]
词条标签:
遗址 景点 文物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