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DNEY MULLEN

编辑:水泵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3 21:07:52
编辑 锁定
全名:John Rodney Mullen (约翰·罗德尼·木伦),生日1966年8月17日,出生地佛罗里达州的盖恩斯维尔。职业:工程师、滑板品牌所有者、职业滑手。
中文名
RODNEY MULLEN
出生地
佛罗里达州的盖恩斯维尔
出生日期
1966年8月17日
性    别

RODNEY MULLEN简介

编辑
Rodney Mullen被认为是滑板历史上对滑板影响最广泛的人之一,被称为“滑板教主”。
全名:John Rodney Mullen (约翰·罗德尼·木伦)昵称:Mutt、Robot、King
家乡:加利福尼亚,雷东多海滨和赫摩萨海滨
职业:工程师、滑板品牌所有者、职业滑手
1977年开始滑板,1980年成为职业滑手
赞助商:Almost, Enjoi, Darkstar, Tensor, Speed Demons, Matix, Globe

RODNEY MULLEN自述职业生涯

编辑
“我把滑板看成我得全部财富。但是现在我已经年长,我又拥有了汽车,立体声音响,银行存折……我得到了比我需要的多得多的东西。到目前为之我还不能说这些东西都是我“挣”来的。而是某种方式“得”到的。我的朋友们都拿我开玩笑,叫我“铁公鸡”,“守财奴”。但是当我没有在我的爱好上面得到利益的时候,去证明自己的爱好和理想的过程真的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我只是一直在做我最爱做的事情——滑板。滑板曾经是我唯一一件拥有的最有实际价值的东西。我是这么开始滑板的:我想玩滑板,但是我爸爸不让,我们一家对我管教非常严格。我爸爸是一个医生也是一个百万富翁。当然,我爱我父亲,但是我总是非常害怕他,每个人都是。他痛恨滑板主要是因为滑板会带来伤痛。他还总是认为我和那些人呆在一起太久会变成流浪汉。每次我提及滑板,都非常害怕他会在一旁抱着怀看着我。每个孩子都会听见这句话:“不行就是不行,别问为什么!”不过新年前夜我还是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在他给我答案之前,他给我讲了一段话让我在每次比赛的时候都会困扰着我:我玩滑板就会像是整日整夜在街头练习篮球的矮子一样,不管我多么的努力,我不会取得任何成就。然后他极不情愿的跟我达成了一个协议:只要是我受一点伤或者玩板的时候没有佩戴护具,我就必须停止滑板。我在1977年的新年那一天开始滑板。我很快就见到了成绩。玩板九个月以后Surf Shop开始赞助我。他们让我去参加我的第一次比赛,我赢了。
我第一次看见职业滑手是在1978年的Kona比赛上。我正在做一个倒立的时候,Stacy Peralta撞到了我,并且说了一句抱歉就滑开了。我得到了他的照片并且当天就得到了Walker的赞助。第二年夏天我去加利福尼亚比赛,那是我第一次与优秀的自由式滑手比赛,这场比赛我也赢了。Steve Rocco是裁判,比赛后我在露天看台上看他滑板。Steve的水平超过了其他职业滑手很多。我一边看一边想,比别人优秀那么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当我回到佛罗里达的家中的时候,我爸爸对我说,我已经证明了我在某些方面可以做到最好,并且我应该坚持下去。尽管我当时认为我可能要结束滑板了,那一年我滑得更努力了,就像是临近终点前的冲刺。只是终点线不是一个绸带而是一面墙。滑板在我身上还没有正式成型,所以我带着一点绝望更加努力的练习。Powell-Peralta在这一年春天开始赞助我板子。我的朋友Barry Zaritzky 指导我,让我可以不用看我的板子就能作出动作。我每天滑板之前不得不向后跑半英里。这个主意证明了我可以滑板不需要我的眼睛。
到1978年春天,我会了flips, caspers和 helipops。我听说圣地亚哥大赛将在8月20号举行,Barry一直鼓励我,坚信我会赢,并且如果我的父母不带我去,他会卖掉他的一些东西给我买一张去加利福尼亚的机票。我的父亲告诉我9月份开学以后就要结束滑板了。那就是我放弃希望的时候。所有的努力……最后,Stacy亲自来电话并且给了我一个到加利福尼亚比赛的正式邀请。我的父亲见送我去那里去做最后一次“放纵”很有必要。所以在我13岁生日的第二天,我飞走了,去完成我的最后一次。每个人都说我要对决Rocco,确实是。我仍然无法知道我是不是击败了Steve。也许他们给了我这个小孩一点鼓励分。但是我赢了——唯一一个戴着全套护具的自由式滑手。那一天是我的人生的转折点。我正式加入Powell-Peralta。我爸爸答应我可以继续滑板因为杂志不停的打电话过来。并且那些公司已经把钱摆到了我的面前。忽然我成了一个人物了。然后一时间事情变得神奇了,我赢得了一个又一个的比赛――差不多35~40场。但是每一次我胜利,我对失败的恐惧就一点点变大。人们开始讲笑话,说我是多么轻松的赢得比赛。我爸爸呵呵笑着说,不用担心如果输了比赛不好意思回家了。他们都在笑,只有我在哭。裁判都在告诉我他们的工作有多么的无聊,因为从没有见过一个人击败过我。一个人告诉我他多么希望我有一次失误,这样可以给别人一个机会。我的恐惧一直在增长,只有出去确定别人没有我强我才可以停止害怕。我就像是在守着一个巨大的空城堡,但我从来没有在里面住着,因为我要不停的站在门口去看守。不只 是胜利的成就感消失了,整个事情都是那么索然无味。每场比赛之后,人们都要来和我握手,拍着我的后背让我觉得很难受。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我能体会的到。而那时候我只有17岁。我顷尽了我所有的精力去达到一个目标,到那目标之后发现那里这一切毫无价值。我选择的运动跟我家里意见无法达到一致。
当我有了一定的名气之后,我开始与那些我从没有见过的人把期待放在我身上的现实产生逆反心理。不知为何我不再是“他们中的一员”了。我碰到的女孩儿对如何出现在杂志上看起来更好的兴趣超过其他一切。我好像是陷在了我必须支付的昂贵的陷阱里面出不去。我第一个目标是赢得比赛,我做到了。然后我希望我的名字出现在贴纸,T恤,和滑板上面,我都得到了。每次我想要到其他地方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已经没有它处还没到过。我最后决定我的目标是支配整个自由式滑板整整十年。这个“决定”听起来非常可怕。最后,我记得我在旧金山比赛之后头昏眼花的散步。统治十年!Mullen决定的!可是仍然是一无所有。除了Barry没有人会在意,所以我和他一起去吃晚餐。我扔掉了别人给我的几乎所有的奖品奖杯。那表明了我要放弃所有公众面前的滑板。那是1991年或92年。然后Mike Ternasky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在我进入到现在的时候,我想还有一件事值得提。有一次,1983或者84年的冬天,我父亲告诉我开学的时候滑板就不能再玩了,是长大的时候了,也是该进大学学习的时候了。我记得我告诉了Stacy。事情似乎没有任何希望。然后那年春天我就输掉了职业生涯里面第一场比赛,我成为了一个失败者。这也使我醒来。当Del Mar大赛决赛在8月到来的时候,每个人似乎都认为那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了。杂志都已经登出就好像我马上要退役了。我还记得决赛最后一轮的时候我做的最后几个动作,我知道我要赢了。通常,我的比赛结束后就好像是比赛中断了一样。一般我比赛下来后都会问一问别人我的比赛怎么样,但是这一次我没有,这次比赛我只是想记住它。所以这一切结束后我立即回到家,把这次旅行的所有物品都放到一个盒子里面。几周过去了,每当我站到板上试着作一些动作的时候,我都能感到我在失去他们。我眼看着自己在腐烂下去。我想我父亲也在看着我一点点腐烂……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想法,我想是Fausto帮上了一些忙。但是我的父亲还是允许了我可以再一次滑板,直到第二年,我又可以比赛了。整个严酷的考验让我学到了很多。对我来说滑板就是一切,并且当它不在时,我就会崩溃。就像那些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一个去世了另一个也会跟着。我以前一直很讨厌这些没用的老人,喝着酒烦着他们的妻子吹嘘着自己过去的“光辉事迹”而实际上他们一生不过碌碌无为。但是我错了。存在需要通过不断的攀登来证明,这适用于每一个人,不管你有多好的天赋或者你在你的领域有多大的名声。你想让自己体会到冠军的感觉你不必非要成为泰森!但是泰森也不会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优胜者,尽管每个人都认为他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种感觉。这种感觉别人不会给你。你必须自己去得到它。
滑板运动1986~91年的时候忽然流行起来。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摇滚明星。我的助理可以帮我打点任何事情,我坐了协和飞机,我坐了豪华轿车,我还不得不需要许多保镖的保护。我和J博士这样的明星运动员一起表演。我和舞者们一起在聚光灯下参加百老汇演出。我在舞台上滑板,与摇滚明星和模特儿们合作。我出现在电影里,电视中,谈话节目里。我作了很多很多。那段是非常有意思的时间。但是有些时候,钱和名声是对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是最难的考验,很容易让你和自己疏远。我有许多名人朋友已经无法认清自己了。我已经足够著名了,我能体会到默默无闻在各个方面都是无价的宝贵财富。总之,在赢得了我的最后一场在旧金山的比赛之后,我告诉自己说我的公众滑板生涯结束了。我已经尝试过了,那是Mike Ternasky刚刚开始入道的时候。Mike和Rocco打赌他能够让我进入到街式滑板之中。就在我处在不感冒任何事情的那个时候,Mike叫我加入到Plan B。他不同于别人那样推动着我,甚至Barry也没有过,并且在我最需要这些的时候他做到了。《Questionable》是我的在街式滑板上的第一个尝试。我不停的遇到麻烦,因为我板尾的刹车一碰到地面就让我感觉又像在家里练习。Mike是我见到的最慷慨的人。对我来说他就是一个见到上帝的人的活生生的例子。就像我说过的,我不再是从前的我了,今天的我也许很令人羞辱。滑板界的一个老人,新的技巧……但是我很高兴,我喜欢现在的我。我在滑板界有许多真正的朋友。我有美好的回忆。并且仍然享受这滑板的快乐。我不知道这样会持续多久。但是我在一天天变老。每个人都在想自己变老了会是什么样子。每时每刻,我脑子里都会想到这样一个情景,一个内八字脚的老头,上衣兜里揣着一堆钢笔――这也许就是科学家的形象吧,我想。我想有一天我想要成为一个物理学家,或者一个发明家。这种想法在我的内心里也常常有。但是现在,我只是要尽我所能,走得更远。”
—— Rodney Mullen

RODNEY MULLEN职业历程

编辑
Rodney Mullen发明的主要动作及年份:
1979年,Godzilla Rail flips1979年,540 Shove-its
1979年,5050 Saran Wraps
1980年,5050 Caspers
1980年,Helipops
1981年,Flat Ollie
1981年,Gazelles
1981年,No Handed 5050s
1982年,Kick Flips
1982年,Heel Flips
1982年,Impossibles
1983年,Sidewinders
1983年,360 Flip
1983年,360 pressure Flips
1983年,Casper Three Sixty Flips
1983年,Half Cab Kick Flips
1983年,5050 Sidewinders
1984年,One Footed Ollie
1985年,Duct-tape On Fingers
1986年,Ollie Nosebones
1986年,Ollie Fingerflips
1986年,Airwalks
1988年,Frontside Heel flip Shove-its
1990年,Switchstance 360 flips
1990年,Helipop Heel Flips
1991年,Removed Duct-tape From Fingers
1992年,Kick Flip Under Flips
1992年,Casper Slides
1992年,Half Flip Darkslide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