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约河之战

编辑:水泵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3 21:20:45
编辑 锁定
赛约河之战是1241年(元太宗十三年)4月11日,在匈牙利赛约河(今蒂萨河)畔,由蒙古第二次西征军六万铁骑对战匈牙利十余万军队的战争。在战争中,蒙军统帅拔都与速不台先采取诱敌深入之计,又从赛约河下游结筏潜渡,迂回匈军侧后突然袭击。再以围三缺一的方式歼灭匈军七万余人,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单身脱逃。战后,蒙古人控制了整个东欧。为金帐汗国的建立奠定了基础。此战,是世界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围歼战之一。
名    称
赛约河之战
地    点
匈牙利赛约河
时    间
1241年4月11日
参战方
蒙古,匈牙利
结    果
蒙古胜利
参战方兵力
蒙古60000人,匈牙利100000人
伤亡情况
匈牙利死亡70000人
主要指挥官
拔都,速不台,贝拉四世

赛约河之战战争背景

编辑

赛约河之战西征起因

成吉思汗占领金朝大部分城池后(参见《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其地便与中亚国家花剌子模王国(即今里海、咸海一带。参见《三字经讲记第三讲》[1]  )接壤[2] 
元太祖十年(1215年),花刺子模国(国王)算端·摩诃末,派遣使节到中都(今北京),晋见成吉思汗,探听蒙古国虚实消息。成吉思汗热诚地欢迎了使团成员,表达了与他的西方邻邦建立和平关系和商业往来的愿望。为了这一目的,成吉思汗派出使团回访摩诃末,使团于1218年春季到达花剌子模。谈判后,摩诃末同意签订一项与成吉思汗建立和平与友好关系的条约。然而,他们之间的友好关系由于突发事件而结束。
元朝疆域地图 元朝疆域地图

  1218年,一支来自蒙古的贸易商队在讹答剌(锡尔河上游的一个花剌子模城市)遭到了劫掠,商队成员被杀死。成吉思汗即派出一名使者前往花剌子模,要求惩罚犯罪官员、归还被没收的货物。摩诃末拒绝了要求,而且处死了成吉思汗的使者。蒙古统治者被激怒,开发动了对花剌子模战争。
成吉思汗西征示意图(选自美国国家地理) 成吉思汗西征示意图(选自美国国家地理)
1219年夏,蒙古军在也儿的石河(额尔齐斯河)上游集中。(参见《草原帝国》第五章)秋,成吉思汗到达巴尔喀什湖东南的海押立,来到葛逻禄人中,葛逻禄王加入了成吉思汗阵营,还有阿力麻里的新王和回鹘也都率领各自的军队加入之[4] 
成吉思汗率军西征(内蒙古日报资料图) 成吉思汗率军西征(内蒙古日报资料图)
花刺子模的军队分散在锡尔河一线与河中各设防地区之间。尽管花刺子模军在总人数上占优势,但是,他们在每一单独点上的人数比蒙古军少。
1220年2月,成吉思汗和幼子拖雷率主军直入不花刺城。居民投降。城堡被攻占。成吉思汗从不花刺进军撒麻耳干,在撒麻耳干城前与刚攻下讹答刺城的察合台窝阔台会合,撒麻耳干城投降。
蒙军与花剌子模激战 蒙军与花剌子模激战
蒙军攻占花剌子模(取自成吉思汗庙壁画) 蒙军攻占花剌子模(取自成吉思汗庙壁画)
花刺子模原都城玉龙杰赤于1221年4月被攻占。摩诃末逃到了里海中的一个岛屿上,死在那里。

赛约河之战西征序曲

蒙古灭金战争结束后,元太宗窝阔台大汗在中原和中亚建立了巩固的统治。也儿的石河(今新疆额尔齐斯河)以西、乌拉尔河以东之地为蒙古的征服地区,是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领土。但是,乌拉尔河以西的钦察、斡罗斯等还未平定。元太宗七年(1235年),窝阔台召集忽里勒台,决定征讨钦察、斡罗斯等未服诸国。居住在伏尔加河和乌拉尔河之间的钦察部首领忽鲁速蛮惧怕蒙古军,已先遣使纳款,蒙古军至,准备投降。惟居住在伏尔加河下游的钦察部首领八赤蛮坚决抗战。斡罗斯和波兰、匈牙利当时分为诸公国,各自为政,不听大公号令,德、意、奥诸国卷入十字军东征(参见《草原帝国》第六章)。欧洲形势对蒙古西征有利[6] 
元太宗窝阔台半身像 元太宗窝阔台半身像
元太宗八年(1236年)春,成吉思汗长子术赤长子拔都、次子察合台长子拜答儿、三子窝阔台长子贵由、四子拖雷长子蒙哥各统本王室军,万户以下各级那颜亦分遣长子从征,以拔都为统帅,速不台副之,共15万大军,自各地出发,1236秋季抵伏尔加河东岸集中。诸王商定后,各率本部兵前进。速不台率先锋军取不里阿耳(今俄罗斯维亚特卡一波利亚纳东)。1236年冬,蒙哥进征伏尔加河下游的钦察部。1237年春,速不台自不里阿耳境移师南下,增援蒙哥。八赤蛮闻速不台至,逃入海中。蒙哥率军进攻宽田吉思海(今里海)岛屿,俘八赤蛮处死。宽田吉海及外高加索山以北诸部震服。
蒙古骑兵与西方重骑兵的交战场面 蒙古骑兵与西方重骑兵的交战场面
元太宗九年(1237年)十二月,拔都等诸王率军渡过伏尔加河,攻克烈也赞(一作“也烈赞”,今莫斯科东南亚赞州里亚赞城)、科罗木纳(今莫斯科东南科洛姆纳城)诸城。元太宗十年,蒙哥、贵由攻取铁门关(今乌兹别克斯坦南部杰尔宾特西),打通高加索南北交通线。元太宗十一年(1239年),拔都遣军渡过顿河,复入斡罗斯南部抄掠。攻打契尔尼果夫城时,蒙古军使用巨型抛石机。拔都亲率大军进抵乞瓦城(今乌克兰基辅城),诸路军云集。拔都下令四周架炮,昼夜不息,猛烈攻击。1239年攻克乞瓦城后,蒙古军继续西进,攻取加里奇公国都城弗拉基米尔——沃伦(今乌克兰西北部沃伦州弗拉基米尔沃伦斯基)和境内其它城市。加里奇公丹尼勒逃往马札儿。斡罗斯被蒙古军占领。
蒙古人(右)射杀欧洲兵(左) 蒙古人(右)射杀欧洲兵(左)

赛约河之战战争过程

编辑

赛约河之战兵分三路

元太宗十二年(1240年),蒙古军除留3万军镇守南斡罗斯外,其余12万人分三路向马札儿(今匈牙利)进军。(参见《草原帝国》第六章)北路以拜答儿为统帅,率领察合台部下的3万人摧毁马札儿外援波兰;南路以合丹为统帅,率领窝阔台部下的3万人,绕过喀尔巴阡山脉,自南迂回前进;中路以拔都、速不台为统帅,率领6万大军,越过喀尔巴阡山直向京城丕思惕(今匈牙利布达佩斯市附近)进军。南北二路军先发。拜答儿将南路军分数路,渡维斯多拉河向波兰进军。波兰分为若干小封国,国王波列斯拉夫只管辖直属之地,基余诸封国各自为政。元太宗十三年(1241年)二月,蒙古军先后攻下波兰共主波列斯拉夫所辖桑多米尔城(今波兰华沙东南维斯瓦河西岸散多梅希城)。元太宗十三年(1241年)三月,击败波兰军,攻取都城克拉克夫(今波兰南部克拉科夫城)。蒙古军向波兰藩屑国西里西亚(今波兰西南部之西里西亚)进攻,乘筏渡过奥得诃,攻其都城弗洛斯拉夫(今波兰西里西亚府弗劳兹拉夫)。西里西亚国王亨利二世退守勒格尼兹(今德国德雷斯登州之格尔利次附近),集结波兰、日尔曼、条顿骑士团共3万军队准备迎战。元太宗十三年(1241年)四月初,亨利率军出战,蒙古军佯败撤退,亨利尾追。蒙古军突然发起反攻,尽歼其军。亨利被俘斩。蒙古军乘胜南下,攻诸地后,遂向马札儿与拔都会合。合丹统帅的南路军绕过喀尔巴阡山进入马札儿,先后攻取鲁丹、瓦剌丁诸城,元太宗十三年(1241年)四月,在匈牙利平原与拔都会合[6] 
拔都雕塑(取自俄罗斯) 拔都雕塑(取自俄罗斯)
元太宗十三年(1241年)四月,主帅拔都、先锋速不台所率的蒙古三路军队在匈牙利佩斯城对面集合。
布达佩斯地图(截图世界地图) 布达佩斯地图(截图世界地图)
布达佩斯本是两座城,位于多瑙河以东的部分叫佩斯,多瑙河以西的部分叫布达,两部分合起来才叫布达佩斯,无论是布达还是佩斯,都是匈牙利国内的大城市,到了近代,随着河上桥梁通道的增多,这两座城市就合并成一座城市了。在蒙古人时代,布达与佩斯还是有区别的,匈牙利的首都是布达,而佩斯有贝拉四世的行宫等设施。贝拉四世并不慌张,他认为宽阔的多瑙河足够阻挡蒙古人过河。
蒙军抵达佩斯城(自成吉思汗庙壁画) 蒙军抵达佩斯城(自成吉思汗庙壁画)

赛约河之战奇计诱敌

贝拉四世不象亨利二世那样匆忙出城迎战,而是聚集他的兵力,佩斯城里聚集了十万匈牙利军队。蒙古军抵佩斯城城下,攻而不破。匈牙利军不出战。速不台出奇计,诱匈牙利军至漷宁河(参见《元史·速不台列传》)。拔都率军引退。贝拉四世出城迎战,蒙古军缓慢地撤退,一直退至赛约河(《草原帝国》作绍约河(《元史》作淳宁河)与蒂萨河合流处。

赛约河之战结筏潜渡

贝拉四世追蒙古军至赛约河河西驻营,遣兵1000守桥,以防蒙古军进攻。蒙古军退至匈牙利军不防之处、河东之沼泽地下营,1241年4月10日夜分二路进攻:一路由拔都率领,遣兵夺桥,置炮攻击,失利;一路由速不台率领,从河下游结筏潜渡,迂回匈军侧后。拔都猛攻守桥军,夺取桥梁。1241年4月11日黎明时,两路军四面围攻匈军营地,发起突然袭击。匈牙利军在蒙古军围攻下伤亡惨重,匈军突围,拔都放西面一条路,匈军向西逃窜,蒙古军三面伏击,蒙古军以围三缺一的方式令匈牙利军在逃窜过程中一片大乱。在数日的追杀过程中,匈牙利被歼七万余人,贝拉四世单身脱逃。此役,蒙古军亦损失惨重。蒙古军进抵佩斯城,攻破其城。
蒙军结筏潜渡赛约河(自成吉思汗庙壁画) 蒙军结筏潜渡赛约河(自成吉思汗庙壁画)
元史》原文:速不台出奇计,诱其军至漷宁河。诸王军于上流,水浅,马可涉,中复有桥。下流水深,速不台欲结潜渡,绕出敌后。未渡,诸王先涉河与战。拔都军争桥,反为所乘,没甲士三十人,并亡其麾下将八哈秃。既渡,诸王以敌尚众,欲要速不台还,徐图之。速不台曰:“王欲归自归,我不至秃纳河马茶城,不还也。”及驰至马茶城,诸王亦至,遂攻拔之而还[8] 

赛约河之战战争结果

编辑
蒙古军队强攻并焚烧了佩斯城,而匈牙利王贝拉逃到亚德里亚避难。整个匈牙利,直到多瑙河畔都处于蒙古人的统治之下,只有少数抵抗的城堡除外,如格兰、斯特里戈里姆、埃斯泰尔戈姆和阿尔巴尤利亚。1241年7月蒙古军的先头部队甚至抵达维也纳附近的诺伊施塔特。
蒙古铁骑在欧洲(内蒙古成吉思汗庙壁画) 蒙古铁骑在欧洲(内蒙古成吉思汗庙壁画)
1241年的整个夏天和秋天,蒙古军队都留在匈牙利的平原上休整。拔都于1241年12月25日亲自越过了结冰的多瑙河。在1242年初,拔都派合丹王子追击已经在克罗地亚避难的贝拉国王,贝拉逃到达尔马提亚群岛。合丹一直追到亚德里亚海边的斯普利特和科托尔,1242年3月才返回匈牙利。
1242年春,蒙古大汗窝阔台的死讯传至匈牙利。拔都缓慢地踏上了经保加利亚黑海的道路,他从保加利亚出发,经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抵达他在伏尔加河下游的营地。
拔都回到伏尔加河畔封地(成吉思汗庙壁画) 拔都回到伏尔加河畔封地(成吉思汗庙壁画)
1243年拔都留驻伏尔加河畔的封地。拔都在原有的术赤汗国的基础上建立了更强大的金帐汗国(又称钦察汗国)。(参见《草原帝国》第十章)其版图东起额尔齐斯河,西至多瑙河,南起高加索,北括罗斯;即包括西西伯利亚、花刺子模、伏尔加河保加里亚、北高加索、克里木、杰什特等地区,罗斯各公国均臣属于金帐汗国。首都为伏尔加河下游的萨莱巴图城,14世纪前半期起为萨莱别尔克城。拔都还将咸海东北之地分给其兄斡鲁朵,称白帐汗;将咸海以北之地分给其弟昔班,称蓝帐汗,总领于金帐汗拔都[9] 

赛约河之战战争影响

编辑
1237-1241年的这次“欧洲战争”,经俄罗斯、波兰、西里西亚和摩拉维亚,进入匈牙利罗马尼亚。在这次战争中,成吉思汗家族各支都有代表人物参加,这次战争主要对拔都有利(参见《草原帝国》第十章)。拔都是全军的总指挥,至少形式上如此(战略指导是速不台,但是在拔都的名义下进行),结果,只有拔都一人从战争中获利。这次战争不仅打败了最后一批钦察突厥人,而且征服了里亚赞、苏兹达尔、特维尔、基辅和加利奇诸罗斯公国,它们在两百多年中一直是金帐汗国的属国。这是一种严格的封臣关系(一直维系到15世纪末),因为可汗可以任意废立罗斯王公,这些王公们有义务到伏尔加河下游的可汗营地,“在可汗面前磕头”。这种谦卑从属的政策起于符拉基米尔的雅罗斯拉夫大公,他于1243年第一次到拔都面前表示效忠,拔都承认他是“罗斯诸王公之首”。1250年加利奇王公(他于1255年取得王公称号)丹尼勒也前来表示臣服,并要求为他举行任职仪式[9]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战争 外国历史事件 历史事件 历史 中国历史